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逍遥小说网 > 现代都市 > 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

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

辣椒只吃小米辣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》是作者“辣椒只吃小米辣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,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善盛元帝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重回十年前的江善(周溪亭),站在前往京城的船只上,目光冷淡而平静。她是被人恶意调换的文阳侯府的真千金,父亲是一品公侯,母亲是世家贵女,宫里的容妃娘娘是她姨母,温润如玉的二皇子表哥是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,出生既顶端的她本该万千宠爱、荣华富贵且波澜不惊地过完一生。但十六年前的一场人为意外,打破了她既定的人生......等她得知身世,回到文阳侯府,取代她身份地位的江琼,已经成为父母的掌心宝。前世她猪油蒙了心,一心争夺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论是父母的宠爱,还是江琼身份高贵的未婚夫,这一世,她只想快快活活地活...

主角:江善盛元帝   更新:2024-04-03 09:36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江善盛元帝的现代都市小说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》,由网络作家“辣椒只吃小米辣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》是作者“辣椒只吃小米辣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,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善盛元帝,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:重回十年前的江善(周溪亭),站在前往京城的船只上,目光冷淡而平静。她是被人恶意调换的文阳侯府的真千金,父亲是一品公侯,母亲是世家贵女,宫里的容妃娘娘是她姨母,温润如玉的二皇子表哥是太子之位的热门人选,出生既顶端的她本该万千宠爱、荣华富贵且波澜不惊地过完一生。但十六年前的一场人为意外,打破了她既定的人生......等她得知身世,回到文阳侯府,取代她身份地位的江琼,已经成为父母的掌心宝。前世她猪油蒙了心,一心争夺那不属于自己的东西,不论是父母的宠爱,还是江琼身份高贵的未婚夫,这一世,她只想快快活活地活...

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精选全文》精彩片段


江善回以沉默,陈昕言双手交缠紧握,绷紧了一张脸继续道:“......二姑父表面上是为表弟寻求公道,但表姐你看着吧,到时整个沈府都落不得好,表弟不过是姑父手上的一把刀。”


不可否认,文阳侯确实打着借江钰受伤攀咬上沈府,顺便排除异己的打算,可......

“那又如何,至少三弟的仇报了,不是吗?”

她不懂朝堂上的那些争锋试探,她只知道欺负江钰的人,都受到了惩罚,这就足够了。

说句打心眼里的话,在京城能让她付出两分真心的,也只有江钰和陈昕言,然而眼前骤然变得陌生的容颜,让她猛然发现,她其实一点都不了解这位小表妹......

江善抿着唇不说话,陈昕言见状眼角一红,不甘心的乞求道:“表姐,你就帮帮我吧,沈公子对我有恩,我做不到对他不管不顾。”

原来在三年前,陈叙言与同窗结伴去京郊石鼓山踏青,陈昕言胆大偷跟了上去,后面却因为人生路不熟,不小心跌入了猎户挖的大坑中,还是晚了一步出京的沈恒枫听见求救声,这才将她救了起来。

最让人的后怕的是,午后京城就下起了大雨,若等陈府发现陈昕言失踪再到找到她,起码得多费大半日功夫,到时她不死也得受大罪。

如此救命之恩,她如何能不放在心上。

陈昕言觉得她做的这一切,都是为了偿还恩情,然而在江善眼中,陈昕言眼神羞赧躲闪,耳尖绯红滚滚烫,无不将她隐藏起来的内心展露无遗。

酸涩的情绪如泉水般涌上,江善的心一点点往下沉。

“表姐?”

陈昕言说着说着就发现江善眼神放空,明显没有听她说话,想到自己近日来寝食不安的痛苦,心底没来由地窜上一股怒气。

这股怒气来得莫名其妙,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。

她摸了摸心口,放软声音对回过神的江善道:“表姐,我知道你生我的气,但沈公子是无辜的......你就帮我劝劝表弟吧,请表弟写一份谅解书,咱们私下了结这事好吗?”

不管是杖打何奉,还是赔偿金银财物,都能够再商量,怎么也比闹到整个京城看笑话要好。

幸好江善不知道她的想法,不然定要气厥过去。

江善此时没到晕厥的地步,心情也不怎么好就是了,她深吸了口气,缓缓说道:“那位沈大人的侄子,连阿钰都敢欺负,可想而知平时有多霸道蛮横,阿钰还能寻大人为他做主,那些被欺负的平民百姓呢?”

她语气显然带上了怒火:“他在京城作威作福,欺压百姓,不就是仗得沈府的势!沈大人教出这等草菅人命的子侄,难道不该受罚?”

“沈府其他人既然享受了沈大人带来的好处,没道理犯事了就成无辜了,那些贪污犯事的官员家眷,难道就没有享用搜刮上来的民脂民膏?”

“好处让你得了,坏事倒是一点不沾身,天下没有这样的道理!”

更不必说,这事已经闹到御前,江钰此时反口,只会让文阳侯府被人笑话,让文阳侯丢尽颜面,造成这一切的江钰,又能落得什么好?

陈昕言不是想不到这些,只是这些对她而言,都不如她的沈公子重要罢了!

轰隆——

风越来越大,电光过后,一阵惊雷当头而过,紧接着就是噼里啪啦的雨滴砸落在青砖瓦上的清脆声音。

小说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
她没忍住往后一躲,缩在了凉亭的柱子边上。

明知道下面的人听不见,却还是下意识屏住了呼吸,转念想到还在凉亭外的流春,急着就要将人拉进来藏好。

不过还不等她动作,赵安荣就收到主子看过来的目光,笑呵呵地下去了。

男人低低笑了一声,轻声说道:“就这么害怕?”

江善回过神来,发觉自己缩在角落的举动,白皙的小脸瞬间红了个遍,支吾着说道:“我、我这不是不想节外生枝么......”

他点了点头,温声说道:“我让人下去了,他们不会上来。”

江善也注意到了赵安荣的去向,只是她还是有些担心,下面可是有位睿王府的世子,他能把人拦住么?

凉亭下方,顾明祯虚扶着江琼往假山上走,眼里酝着满满的柔情,看她稍微有些气喘,便要停下来歇上一会。

“奴婢见过睿王世子,见过几位公子姑娘。”赵安荣从假山拐角处走来,微笑着与几人见礼。

待看清来人面容,四人顿时惊在原地。

睿王世子不提,因为容妃的缘故,江琼三人也是时常入宫的,自然都见过皇帝跟前得用的大太监赵内官。

见他出现在这里,那凉亭里的人自然不言而喻。

顾明祯最先反应过来,赶忙躬身行礼,其余三人也纷纷向赵安荣问好。

赵安荣笑眯眯说道:“世子不必客气,前些日子陛下还提起过世子呢,夸赞世子办差勤恳兢业,事必躬亲,是极好不过的。”

“当不得陛下夸赞,我不过是做了分内之事。”顾明祯忙谦虚回话,不知想到什么,试探问道:“敢问赵内官,陛下可是在上面,我等可需前去请安?”

赵安荣笑道:“陛下此次微服私访,不喜有外人打扰。”

顾明祯立即明白,掩去心底遗憾,恭敬回道:“是,还望赵内官替我们向陛下问安,我们就不打扰陛下赏景,先退下了。”

“世子慢走。”赵安荣点点头。

江琼随着顾明祯往回走,离开前没忍住往身后看了一眼,似乎看到凉亭里有一道熟悉的人影晃过。

她眨了眨眼睛,再看去时,已经什么也看不到了。

凉亭中,江善惊讶地瞪大了眼睛,看向男人的目光充满了郑重。

赵安荣不止把人拦住了,被拦下的睿王世子不但没有发怒,态度还十分恭敬,离开前还朝着亭子的方向躬身行了一礼。

她的眼睛本就生的好看,又圆又大,瞳孔黑润饱满,如今被她刻意睁大,更显得圆溜溜的,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猫崽,全身都要炸毛了。

男人看得好笑,继续说道:“慈恩寺不止前边的景致不错,后山的风景也别有一番风味,你随我一道走走吧。”

江善猛地抬起头,却见男人已经起身往外走,他的步子不是戏文中所说的龙行虎步、大开大合,每一步一行都十分的稳重扎实,眨眼间就快要走出亭子。

赵安荣不知何时已经回来了,他轻轻低咳一声,提醒道:“姑娘,快些跟上吧。”

江善咬了咬牙,提起裙摆追了上去。

*

若说慈恩寺的前边是充满烟火气的热闹,后山就是蝉噪林逾静,鸟鸣山更幽的清净。除了蝉鸣鸟叫,便只剩微风吹动树梢的簌簌声。

一条蜿蜒的小道直通山顶,两旁是翠绿的杂草野花,间或有蜻蜓蝴蝶飞来,绕着花蕊嬉戏翩飞。

江善小心地踩在松软的泥土上,一抬头就能看到男人宽阔的后背,他身材高大俊逸,英气沉稳,最重要的是这通身的气派,内敛而又威严,纵使不言不语,亦不敢让人小觑。

她的眼睛有些出神,耳边响起男人低沉的嗓音:“京城和江宁,你更喜欢哪处?”

她回过神来,思索片刻,开口道:“江宁大半的时间都在轻烟薄雾之下,山水灵秀婉约,却总有股挥不去的清冷之感;京城则相反,这里不论是建筑还是环境,都有一种大气磅礴的美,热闹,活力,充满生机......”

说着说着她就轻轻笑了出来,眉眼弯弯道:“虽然各有各的美,我却更喜欢京城.....再者,京城可是大昱最繁华的地方,想来是没有人不喜欢的。”

正好走到一处岩石前,男人登了上去,自然地向江善伸出手,他的手掌宽大,手指修长分明,透着十足的力道。

江善咬了下唇,缓慢地将手放了上去,待成功在他身边站稳,男人利落地松开手,继续向前走去。

后面的路变得宽阔起来,男人刻意放缓脚步,与江善并排着往上走。

江善很轻易的就闻到了他身上淡淡的檀香味,檀香的香味不似沉香那样缕缕穿透,它的香味是弥散的,密密地将你包围起来,萦绕在鼻尖久久不退。

她故作自然地往旁边走了一步,拉开与他的距离,随手扯下路边的一根灯芯草,两只手飞快地翻转编了起来,不过一会儿,一只草蜻蜓渐露雏形。

男人讶然地挑了挑眉,似乎没想到她还有这份手艺。

两人走到山顶的时候,江善的草蜻蜓也正好编好。

小小的草蜻蜓不过两指宽细,黄豆大的脑袋,一对翠绿的小翅膀,细长的身子非常可爱,整体看起来十分的青翠欲滴。

男人好奇地将草蜻蜓拿过来,在手心里轻轻捏了捏,问道:“怎么学会编这些的?”

江善回道:“之前在周府的时候,跟身边的小丫鬟学的,不过我学得不好,她编的蜻蜓捏着草茎,这翅膀还会颤动呢。”

男人看着手上的草蜻蜓,似乎是笑了一下,说道:“你这个已经很好,再点上眼睛,与活的也差不离了,世上没有一模一样的东西,都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
江善心口一颤,猛地抬头朝男人看去,他无疑是十分俊美的,不似文人般文弱,也不似武将般魁梧,而是介于两者之间,英俊的恰到好处,加之久经权势蕴养,举手投足之间俱是威严。

他就像是清晨的深海,你明知道他深不可测,呼啸汹涌,掀起的波浪能遮天覆地,但实际看过去的时候,宽广平静的海面荡着一层浅金的粼光,温和宁静地让人不自觉放下戒心。

过了许久,又或是一刹那,江善不自然地移开目光,转过身看向山脚下的慈恩寺。

她看到一处青灰的檐顶,不禁眯着眼问道:“那里是不是就是我们刚才待过的亭子?”

“不错。”男人走上前与她并肩站在一处,指着离亭子不远处的殿宇说道:“那里是正殿,你就是从那边过来的。”

他又指向正殿旁边的院子,再从寺门到后山的各处的位置,都一一给她详尽地介绍了一番。

他的声音温和低沉,很是沉稳好听,江善的目光没忍住随着他的嗓音四处转动。

今日寺里举办法会,香客络绎不绝,燃起的青烟覆在寺庙上空,被明媚的阳光照耀成夺目的金色。

微风吹起两人衣角,江善抬手将耳边秀发别到耳后,抬眸远眺,目光突然在右前方的位置顿住了。

她指向那边,惊讶问道:“那里不会是京城吧?”

男人顺着她的动作看过去,点头道:“你没有看错,那里的确是京城,那处泛着金光的地方就是皇宫。”

皇宫上明黄的琉璃瓦,在阳光的照射下,宛如在发光一般。

整个京城看起来不过巴掌大,但仍能从隐约的轮廓里,找出巍峨坚硬的城墙和气势恢宏的皇宫。

她以皇宫为参照物,往旁边的位置找去,很快就找到了文阳侯府的位置。

原本宽敞威严的侯府,如今也不过米粒大小,那困住她一生的地方,似乎在此刻也变得无足轻重起来。

跳出局限的束缚,原来外面还有这般广阔的天地。

从回京后就一直被阴云笼罩的内心,似乎在这一刻被什么东西拨开,有淡淡的温暖的阳光洒落下来。

她微微扬起头,嘴角抿出一个浅浅的笑容。

女孩本就生得娇美夺目,如今似是散去眉尖郁气,让她本就出众的容颜,越发耀眼的让人眼前一亮。

巴掌大的小脸上,细眉杏眼,顾盼生辉,眼尾微微翘起一点弧度,透着不自知的妩媚,脖颈白皙修长,眸光清澈盈透,低首抬眸之间,自有一股说不出的动人风情。

男人冷不丁瞧见了,不知想到什么,连忙转开了目光。

小说《恃宠而骄,陛下为我裙下臣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